FC2ブログ
鲜花与死亡
将死亡描绘得像一朵娇艳的鲜花!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9/03/11(水)   CATEGORY: 心水物语
奇异的人,奇异的聚会,奇异的世界……
上周五终于同一位要好的高中同学碰面了,换了几次碰面的时间,不是她有事,就是我有事。碰面的时间定在晚上七点半,本来说好在淮海路一起吃个饭。中午接到她的电话说不小心把车开出来了,所以希望换个有停车地儿的地方,于是七绕八绕变成约在我家附近的小饭馆,这样离两人的家都比较近。我虽然下班出来地晚,不过仍旧早到了,等了一小会儿,就远远地见她摇摇晃晃地迎面过来了,依旧是一付LOHAS的打扮,要说起来,她跟我还真不是一个风格。

待到晃进饭馆坐定,劈头盖脸就把我一顿狠骂,话题无非是我那工作上的事,上月时跟她通过一次电话,电话里就被好一顿痛批……锵锵三人行里,文道说:外国人天真,所以中国人一定赢他。于是我就想,自己在复杂的社会里打滚多年,却依旧学不会妥协与随波逐流,是否亦算天真?我说:我EQ太低,工作上往往一根经。她说:公司里人事关系,哪里这样简单,待到行业成熟,势必逃不开勾心斗角。半年不见,许是升职的关系,此君的领导派头也渐渐出来了,数落了半天,不给我半分插嘴解释的余地,YOU狠~~~~不过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自身的问题,待到从他人嘴中毫不留情地说出来,却反而豁然开朗。

经历过半小时的狂轰烂炸,后面的一个多小时,她却安静地听我说,丝毫没有打断的意思,像个忠实的听众。瞎聊到被饭馆催买单,又提议让我上她家转一转,其实已经九点半,但说会得送我回家,于是便欣欣然前往。她家我是第二次去,上一次是她离职赋闲之时,当时她刚同男友一起买房,计划婚事。这次较上次房间里充实许多,不过未见大变化。

有购物癖的LOHAS女士拉我去看她的化妆品收藏,又看她种的各色植物,自嘲她是位过着老人家生活的老心态人,可能我多接触的是年纪小的同事或朋友,她则多同上了年纪的人打交通,加之她先生又比她大许多,今次碰面,确实感觉她更为老成了。

当我对她最爱的那株奇型植物的香味发表我的见解时,此君貌似颇受打击,当然我至今依旧确信那气味活似油漆的余味……化妆品的种类及数量繁多,我最近正须深入研究,此行倒是受教了。然后又拉我看她败的各色衣物,那些红色、绿色,亮色系的衣物们呀!牌子,质地都是顶好的,但是绝非我爱的TYPE……

她说看吧!我也会搭配的,将件色横条纹的打底衫塞进ZARA的闪片T内。又问我一件MISS SIXTY的暗系粉红开衫如何搭,我无奈地看着那些色彩新鲜的衣物们,不得不叹感近期搭配方面的敏感度已大幅降低……幸而她又解释平时因为不知怎么搭这类衣服,虽然喜欢败,却是想穿不曾穿过的。这倒令我大松一口气,否则势必应了我的说法,她同我不是一个型,我实在无法提出好的着装意见。就我看来,她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悦人气息,简简单单地穿,什么衣服上身看着都是极舒服的,若似一板一眼地弄发型,上妆,配衣服,倒不合她的气质与特色了。不过不得不承认当我表示那些衣服实在不对我的胃口,也实在不知如何搭时,此君示意她也被打击到,笑!

两人聊到兴起,酷似两个新入学的女大学生,我是许久未曾外宿了,总是不习惯,不过今次却是格外不同,在她的邀约下欣欣然留宿。于是开始回忆高中时代,我说我是抵死也不愿再回去高中,到毕业都未曾记全班男生的名字。她说她又何尝记全。我说你那时可算得风云人物,人美,成绩好,又怎么会想到同我搭讪?我至今想不通我同她无论兴趣喜好,都颇为不同,便好似两条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却因为其中一条一拐,交织了。命运就是这样奇异,毕业多年之后,偶然在公车上,达芙妮的鞋店中,两个不同类型的女生,因机缘巧合再度重逢……

朋友原本就是神奇自由的组合,让一说朋友不一定因为相似走到一起,虽往往因为全然相反而组合到一处,我想也许过于相似,关系不是依附,便是嫉妒,倒是你长我短,倾心相交,反而容易造成全然不具功利的友情组合,人生如流水,大浪淘沙,待到生命终结时,那留下的最后几颗,幸许便是最有缘份的聚合物。

不同的命运再会,当年浦电路沿街小店里,看时髦女装大叹只有小孩子才能穿,却对中年男式T恤眼冒金光的女学生已褪变为追求生活品质的“购物女魔”;当年抱着漫画大留口水的资深漫画迷则化身成为成天不得不研究女人如何抹脸穿衣的时尚边缘人,人是奇异的,生命是奇异的,世界是奇异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2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让一 | URL | 2009/03/13(金) 12:08 [EDIT]
写的很好,真的,我也想到了很多。

前几个星期去了雪雪家吃饭,本来约在外面,但是我们俩时间掐不准,而且她的外婆正好包了馄饨,于是就邀我去吃,结果那段时间不一直在下雨么,就说干脆住她家算了,包吃包住,呵呵,其实从初中时代我就经常会住在她家,高中时代每周也要住一次。上了大学之后,宿舍甚至就在她家旁边,可惜她也读大学在偏远的郊区。笑。

有的时候谈的还是那些熟悉的内容,谈的是彼此,但是回头想想恍如隔世。
就觉得,虽然我们都在改变,但是有些情谊是不变的。
更多的是一种神奇的缘分,坚持了那么多年的友谊啊!!!

后来上两个星期在地铁里遇到某一位同学
你知道的那位
突然间很多想法都烟消云散了,觉得相逢是缘分,应该抓住……

火火 | URL | 2009/03/14(土) 23:04 [EDIT]
这篇我也很喜欢,难得写得顺,也把我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了。其实高中到大学我都没什么朋友,总是把自己裹在一个壳子里,初中时有个很要好的朋友,然后就下意识的只把这一个朋友当知己,不愿意走出自己的世界。之后我读了高中,那个好朋友则去了美校,于是每周碰面听她说她们学校的事,我都很神往,更加不喜欢高中生活。那天跟文中的那位女生聊起来,她说她当时觉得我有些自闭,她又是那种特别活泼的人,所以就想跟我接触,其实我的想法是,她不会觉得跟我交朋友很无聊吗?呵呵呵~~~不过那时的很多事情都不大记得了,有点选择性失意,基本上高中之后的学生时代,我都没觉得多么愉快。一直到工作之后,因为一件事情,彻底跟初中时代的那位好朋友失去联系,才算找回自我,开始过自己的人生。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鲜花与死亡.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