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鲜花与死亡
将死亡描绘得像一朵娇艳的鲜花!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9/10/18(日)   CATEGORY: 心水物语
冰与火 红与 沉静与激情 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的,是墙上那一抹蚊子血,白的,便是那“床前明月光”;
白的,是衣服上沾的那粒饭黏子,红的,便是心口上那颗朱砂痣。

也许每个男子都有过两个女人,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
也许每个女人都有过两种身份,一种白玫瑰,一种红玫瑰。

A小姐的智齿又开始犯疼了,自五年前开始,这智齿时长时停,每次总会伴着一丝丝的隐隐作痛。显然,A小姐不是处理牙齿问题的专家,她以往的处理方式无非是忍受一周的牙痛,然后令这牙病自行化解于口腔中。可惜这次的疼痛似乎来得有些猛烈和离奇,A小姐不得不前往医院牙科求助。

医生果断地告诉她:“必须拔除。”A小姐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虽然明知拔牙痛疼,A小姐依旧义无反顾地上了“手术台”。

手术的结果看来是成功的,忍受了巨痛的A小姐在手术后的第二天就忘了遵医嘱,兴奋地打了个牙祭。忘了说明,对于一个正常人的胃来说,以流质食物饲养两天的滋味是非常不好受的,而且A小姐自信自己的抵抗力对付这小小的拔牙伤口是绰绰有余。

然而在舌头与胃口满足了不到一天,A小姐再度被迫上了医院,她拔完牙的伤口由于美食的“滋润”开始化浓发炎。医生冷漠,OH,不,是冷静地让她做了道选择题:
一次性清疮,
或是使用消炎药保守治疗,

前者虽然必须忍受巨痛,却能迅速收口,
后者可避免巨痛,痊愈周期却较长。

A小姐思索了一分钟,最后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地刮了伤口。

刮伤口时打了麻药,当针头插入口腔时,A小姐甚至能感觉到它们袭击了上下颚的神经,那痛自上下嘴唇一路漫延,一记一记地痛戳四肢百骇,A小姐整个人都是木的,她有点想哭,因为她预感到麻药过后将有更为巨大的疼痛等待着她。

A小姐有位男友,是个非常少见的多情小资派,初拔牙的那会儿,A小姐就是拖着他的这位男友一起打的牙祭,虽然在是否打牙祭这个问题上,他的男友一度有些犹豫,然而他那多情小资性格以及A小姐拍胸脯的抵抗力保证,让A小姐的男友最终陪A小姐去打了这场牙祭。这实在是家十分美味的餐厅,特别是只招待情侣的那套情侣套餐,A小姐及她的男友都吃得有些入了迷……

当A小姐在经历过清疮巨痛的第二天他的男友就难以克制地渴望能同A小姐一起再去享受一次情侣套餐,A小姐在牙痛与美食诱惑的夹击下痛苦难当,A小姐麻烦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1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尘尘 | URL | 2009/11/16(月) 01:01 [EDIT]
..............................真是不习惯啊.
http://hcrca.ycool.com/post.1448989.htm
来我的留言册吧,我是日文小白........
距离上一次聊天已经两年多了...汗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鲜花与死亡.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