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与死亡
将死亡描绘得像一朵娇艳的鲜花!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10/02/13(土)   CATEGORY: 心水物语
王子与城堡
有一种爱叫孤寂,有一种距离叫时机。

经历了无数场激烈的战役,王子拖着疲惫的身心继续前行。

前一场战役中他刚刚有幸攻下一座巨大的城池,并在大陆间建立起不小的声望,然而仅仅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城中的叛乱份子便将他出了城池。孑然一生,流亡的王子心中充斥着无尽的孤寂与感伤。

这实在是座漂亮的城堡,琉璃制成的瓦片散发出七彩光茫,浅桔色的门槛凝聚着温柔与暖意。这对于流亡中的王子来说真可谓是上天的恩赐。
“我该在这儿歇歇脚!它瞧起来是多么温暖而舒适啊!”王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下马敲门。
“我的里面已经住了人,虽然主人出门远行,但是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地。”没等王子的手沾上门板,城堡发话了。

这让王子吓了一跳,会说话的城堡,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既然你已经是有主人的城堡,那么让我靠着你的墙面歇歇脚吧!”王子说。
阳光下城堡细长而寂寥影子抖了一抖,“好吧!只要不进门,你靠着我,我们就当做个伴儿。”

夜幕很快降临,夜露深重,但是王子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墙面散发出的暖意一直融进他的心里,半梦半醒之间,王子的心不知被什么触动了一下,那感觉如电非电,甜密而刺痛,一直深入到心尖。同一时间,他感受到身下的墙面也激起一阵波动,王子知道有什么发生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打上琉璃屋顶,王子睁开双眼。
“美丽的城堡,我爱上你了,只要你打开城门,我就住在里面永远陪伴着你!”王子眼波流转,口中溢出的是绵绵情话。
城堡紧闭门窗不说话,细长的影子抖了一抖。
王子有些伤心,“昨晚我靠着你,你的暖意打动了我的心,美丽的城堡啊,你可也有一丝动心?”
“王子,你年轻而英俊,拥有无限战功,我感激你的爱慕,但我倒没有动心。”
王子的心裂出了一条细缝,有血从中间渗出来,“我亲爱的城堡啊!请你说实话。”
“确实没有,年轻的王子,虽然我不爱你,但是我欣赏你。”城堡的影子簌簌发抖,“王子啊!世界上有一种距离叫时机……而且……我必须忠于我的主人……”
王子的眼角渗出泪水,但是他决定不再追问。“这是他的决定。”王子想。

夜幕再度降临,痴情的王子没有上路,他靠着城堡门前的小树浑浑恶恶地睡着了。半夜里,他感觉到冰冷的身心被什么慢慢捂热,他熟悉这股波动,这明显与昨夜的暖意如出一辙。

当阳光洒向琉璃屋顶,王子起身步向城堡,眼里满是爱意,他敲了敲城堡的门,“我美丽的城堡,如果我伸出双臂,你可愿意接纳我的真情。”
城堡浅桔色的门槛转为悦目的绯红,影子泛着七彩的流光。
“我亲爱的城堡啊!请你回答我。”王子轻轻扣击门槛。
“……我应该永远都不会接纳你的真情。”城堡的声音与影子都微微颤抖。

王子的心都碎了,觉得自己像足了傻瓜。“这是我自找的。”王子想,“他永远都不会承认!”
悲哀的王子没有离开,他做了一个决定,他将用鲜花与礼物装饰城堡的大门,但是再也不会去扣响它。

每一天,过路的人们总能看到城堡门前站着一位悲伤的王子,他的影子投进城堡里,比城堡身后那条细长的影子更为孤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1 | CO*0 ] page top
DATE: 2010/02/02(火)   CATEGORY: 心水物语
边界
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纠纠缠缠,没有进路亦没有退路,不知前路在何方,真的已经到了底线。
[ TB*1 | CO*0 ] page top
DATE: 2009/10/18(日)   CATEGORY: 心水物语
冰与火 红与 沉静与激情 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的,是墙上那一抹蚊子血,白的,便是那“床前明月光”;
白的,是衣服上沾的那粒饭黏子,红的,便是心口上那颗朱砂痣。

也许每个男子都有过两个女人,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
也许每个女人都有过两种身份,一种白玫瑰,一种红玫瑰。

A小姐的智齿又开始犯疼了,自五年前开始,这智齿时长时停,每次总会伴着一丝丝的隐隐作痛。显然,A小姐不是处理牙齿问题的专家,她以往的处理方式无非是忍受一周的牙痛,然后令这牙病自行化解于口腔中。可惜这次的疼痛似乎来得有些猛烈和离奇,A小姐不得不前往医院牙科求助。

医生果断地告诉她:“必须拔除。”A小姐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虽然明知拔牙痛疼,A小姐依旧义无反顾地上了“手术台”。

手术的结果看来是成功的,忍受了巨痛的A小姐在手术后的第二天就忘了遵医嘱,兴奋地打了个牙祭。忘了说明,对于一个正常人的胃来说,以流质食物饲养两天的滋味是非常不好受的,而且A小姐自信自己的抵抗力对付这小小的拔牙伤口是绰绰有余。

然而在舌头与胃口满足了不到一天,A小姐再度被迫上了医院,她拔完牙的伤口由于美食的“滋润”开始化浓发炎。医生冷漠,OH,不,是冷静地让她做了道选择题:
一次性清疮,
或是使用消炎药保守治疗,

前者虽然必须忍受巨痛,却能迅速收口,
后者可避免巨痛,痊愈周期却较长。

A小姐思索了一分钟,最后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地刮了伤口。

刮伤口时打了麻药,当针头插入口腔时,A小姐甚至能感觉到它们袭击了上下颚的神经,那痛自上下嘴唇一路漫延,一记一记地痛戳四肢百骇,A小姐整个人都是木的,她有点想哭,因为她预感到麻药过后将有更为巨大的疼痛等待着她。

A小姐有位男友,是个非常少见的多情小资派,初拔牙的那会儿,A小姐就是拖着他的这位男友一起打的牙祭,虽然在是否打牙祭这个问题上,他的男友一度有些犹豫,然而他那多情小资性格以及A小姐拍胸脯的抵抗力保证,让A小姐的男友最终陪A小姐去打了这场牙祭。这实在是家十分美味的餐厅,特别是只招待情侣的那套情侣套餐,A小姐及她的男友都吃得有些入了迷……

当A小姐在经历过清疮巨痛的第二天他的男友就难以克制地渴望能同A小姐一起再去享受一次情侣套餐,A小姐在牙痛与美食诱惑的夹击下痛苦难当,A小姐麻烦了。
[ TB*0 | CO*1 ] page top
DATE: 2009/10/14(水)   CATEGORY: 心水物语
说与不说,TMD的是个问题
基本所有人的意见都是别说,但是我还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处理,其实内心也很忐忑,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不会不堪设想。主要受刺激的成分太大,会不会事到临头语无伦次呢?

TMD我说了,虽然很痛,但是化浓的伤口不经历巨痛是无法复原的,所以晚痛不如早痛,我选择清疮。
[ TB*0 | CO*0 ] page top
DATE: 2009/08/21(金)   CATEGORY: 心水物语
过度鉴赏
无可否认,经济基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格调水准,你很难想像一个口袋里没有多少钞票的“打工仔”(泛指),在生活品味上能有多大的追求。不过,学习分辨那些在细节上有助于提升我们生活品质的“奢侈品”,对于生活本身又有多大的意义呢?特别是当你的钱袋无法负荷你过度膨胀的鉴赏力时,下场无异于落入了“没落贵族”的同等境遇,思想与现实形成的强大落差很可能引发一场可怕的精神崩溃。不得不承认避免自身鉴赏力过度膨胀的方式实是十分明智的行事方法。当然,对于那些钱袋膨胀到一定程度,但在格调上依旧有些令人不敢恭维的多金人士,这套逻辑似乎又不那么适用。无论是花大钱以不伦不类的方式对自己过度包装的狂奢派,亦或奉行朴素生活的节俭一族,在某种程度上都令世人无从理解。而对于那些不得不时时研究、品鉴流行文化的贫穷从业者而言,领受“无从克制的过度鉴赏力”与“必须克制的导购冲动”双重夹击,滋味着实并不怎么美妙。
[ TB*0 | CO*0 ] page top
Copyright © 鲜花与死亡.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